手机版 - 我要投稿
您的当前位置:成都新闻网-成都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不是非要吃鲸 日本时隔31年重启商业捕鲸另有所图

编辑:admin 时间:2019-07-09

7月1日,在日本北海道钏路市的港口,工人对一头小须鲸进行处理 新华社

日本又要制造一个“海豚湾”?

2009年,一部显现日本太地町捕杀海豚场面的纪实影片《海豚湾》,将日本捕猎海豚的血腥展如今众人面前。在日本渔业人员手中,无数海豚惨遭戕害,血染海湾。

自1988年以来,日本时隔31年重启商业捕鲸。7月1日,捕鲸船队从众座港口出发,当天捕杀至少两头鲸。首批鲸肉4日拍卖,招致反捕鲸国家和情形守护集团批判,甚至有人表示日本又要制造一个“海豚湾”?

既已禁止众年,日本为何要取下“封印”,重操旧业?在专家看来,日本重启商业捕鲸背后包含众重考量:经济与政事优点、文雅要素以致国家政策。

信息背景>

去年12月 日本正式“退群”了

据日本配合社报道,日本政府去年12月26日正式宣布退出解决鲸类资源的国际捕鲸委员会(IWC)。配合社报道,这是日本自1945年第二次天下大战完毕以来退出的第一个重要国际布局。

国际捕鲸委员会依据1946年12月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签署的《国际捕鲸条约》设立,秘书处设在英国剑桥市,现有89个成员。委员会重要职责是调查鲸的数目,制定捕捞和守护太平洋鲸群的步调,对捕鲸业施加厉格国际监督。鉴于人类滥捕导致局部鲸鱼种群濒临灭绝,国际捕鲸委员会1982年临时中止商业捕鲸,1986年正式通过《全球禁止捕鲸条约》,厉格禁止商业捕鲸。

日本1951年投入国际捕鲸委员会,1988年遏制商业捕鲸。然而,从1987年起,日方利用条约破绽,以“科学研究”为名持续在南极和西北太平洋等海域捕鲸。反捕鲸人士指认日本打着“科研”幌子,每年在鲸类守护区捕鲸数以百计,用于贩卖鲸鱼肉等商业层次。

2010年,澳大利亚一纸诉状将日本告上国际法院(ICJ),指认日本违反《全球禁止捕鲸条约》。2014年3月31日,ICJ做出判决,迫令日本遏制在南极海域的“科研捕鲸”,来由是,捕鲸并非为了科研,而是出于商用层次。然而,日本在短暂遏制后,于2015年又重启捕鲸举措。2017年底,欧盟和其他12个国家叱责日本的南极捕鲸设计,并发表声明,称反对日本持续在南极海域进行所谓的“科研”捕鲸流动。

除了国际舆论的压力之外,日本捕鲸船队还面对着环保布局的抵抗。

进入7月,日本正式重启商业捕鲸。1日,来自日本众地共5艘小型捕鲸船从北海道钏路出港在临海功课并捕获两头小须鲸。这是日本时隔31年复原商业捕鲸的首次功绩。鲸鱼运回港口后被切割崩溃,上市销售。

日本执意捕鲸,称捕鲸鱼、吃鲸肉是日本的古板文雅。但现在的日本人还热衷吃鲸肉吗?有调查显示,鲸肉已淡出日本人的餐桌。更有业者埋怨,众年库存难以办理。有分析觉得,日本复原捕鲸一定水平上是日本政客贪图讨好渔业选区,谋取政事优点的行为。

不是不够吃

2016年鲸肉仅占日本肉类消费0.1%

已往几十年,日本社会的鲸鱼消费状况发生了很大革新。日本官方数据显示,国内鲸肉年消费量从20世纪60年代大约20万吨降至近年大约5000吨;鲸肉2016年仅占全国肉类消费0.1%。

日本捕鲸协会2017年底针对全国10岁至60岁不同年龄段的1200名男女做过一项调查。了局显示,虽然有64%的受访者曾经品尝鲸肉,但阵势部人在最近5年未吃过;70%的10岁至30岁女性受访者表示,不知道鲸肉能够食用。

“既不明了鲸鱼肉能卖个什么价格,也不明了捕鲸要破费众少”,日本小型捕鲸协会会长贝良文道出业内人士的困惑。

一位鲸鱼肉销售相干人士表示,自2000年以来他们一向在办理奈何处理鲸鱼肉库存的标题。一些国际连锁大型超市对鲸鱼肉销售极度谨慎,普通只在捕鲸网点城市超市设有鲸鱼肉专柜。

武内崇(音译)现年40岁,捕鲸船船长,从钏路港出发前告诉媒体记者,对日本重启商业捕鲸的前景“感触不安”。日本国内鲸鱼肉消费量当前只相当于已往一小局部的程度。

而是有所图

复原的是捕鲸 捞到的是选票

日本复原商业捕鲸的这一行动招致国际舆论强烈叱责。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和情形部长普赖斯2日联名发表声明对日本复原商业捕鲸行为表示极为悲观,声明说澳大利亚政府持续反对一切方法的商业捕鲸和所谓科研调查捕鲸行为。动物守护集团此前在国际捕鲸委员会所在地英国举行示威游行,请求日本遏制捕鲸,否则就将抵制东京奥运会。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 热门标签

Copyright © 2017 成都新闻网-成都资讯 All Rights Reserved.

Top